联系我们

南阳老K车
联系人:刘总
手 机:13271331119
电 话:0377-65636889
地 址:河南南阳市北京路兴家园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老K车与运砟人就像患难两兄弟

时间:2019-05-19 18:39 作者:admin 点击:

熟识铁路这一行的人都清楚,老K车与运砟人似乎就像患难两兄弟,有老K车出没的地方,必有运砟人与之为伴。而且,他们常常远离城市,停靠在某座大山脚下,或偶尔在某个偏僻小站停留片刻。没有人能准确地说出他们的驻地,就连他们自己,提起哪里才是运砟人的家?也都茫然地不知如何回答。

10月19日8时左右,笔者来到大同郊外的一个村庄,几经辗转,终于登上了一列由太原工务机械段太原风动卸砟车间太原工区承担运砟任务的老K车

老K车是大家对风动卸砟车的俗称,此时,由18辆老K车和两辆宿营车组成的运砟车正处于待命状态。

宿营车是由绿皮车改造而成的,条件虽然简陋至极,但却五脏俱全。休息室、厨房、餐厅、会议室,这里几乎囊括了一个家和一个班组该具备的一切。常年来,运砟人的活动空间,始终离不开这两辆宿营车。

笔者到达的时候,负责当日运砟的11名职工,正在宿营车的会议室点名、分工和学习。与其它较大的车间或班组一样,运砟工区的职工也有作业前宣誓这一环节,只见在工区负责人裴峻锋的带领下,职工们非常认真地进行着岗位宣誓。

“我们早晨天不亮就出来了,现在还没进入卸砟区段,你问什么时候能开始作业,这个没有车站的命令,我们真没法回答。”宿营车上,裴峻锋告诉笔者。

闲谈中,笔者了解到,他们带着老K车常年在外,从中条山,到吕梁山;从太行山,到燕山下,装上石砟,四处奔波,为各条线路运送石砟。2013年大年初六,甘亭水库渗漏,南同蒲线洪洞一带线路严重冲毁,就是他们带着老K车,装满石砟,直奔受灾现场。

9时整,调度命令下达,笔者跟随裴峻锋来到机车上,老K车一路向解家庄方向驶去。

10多分钟后,老K车进入指定的卸砟区段。

“1位注意,1位左侧开大门;2位监控,2位注意流量;1位,1位做好引导……”

“5位注意,5位停止作业;6位引导,前方弯道,注意偏载……”

“7位注意,7位注意流量……”

40多分钟的卸砟中,裴峻锋不断用对讲机指挥着后面的老K车。他告诉笔者:“今天卸砟区段为湖大线20公里至15公里范围内,哪里需要补砟,补多少,前期大同工务段已经调查过,作业中老K车会严格按照标准进行卸砟,一点也不能含糊。”

老K车的操纵室是由车厢的端头隔出来的一个空间,约两平米左右,除了控制风量和流量的装置,别无他物。据了解,夏天,操纵室温度高达50多度;冬天,则如同冰窟一样。

笔者向后望去,只见老K车所到之处,浓尘滚滚,形成一条白色的尘带,11名职工顾不上呛人的灰尘,将脑袋和半截身子探出老K车的瞭望口,密切关注补砟情况,并随时根据对讲机内的指挥,做好流量调整。

9时40分,老K车到达15公里处,卸砟作业结束,大家关闭右侧车门,一个个如同“土人”一样从左侧车门跳了下来,使劲拍打掉身上的灰尘,然后迅速返回宿营车,整个过程基本控制在一分三十秒内。

列车沿着来时的路线往回驶去。宿营车上,11名职工惜水如油,用仅有的一点水擦了擦脸。

“平时我们只有在大站停靠,而且停车时间充足时,才能给宿营车补点水,所以,我们得先保证饮食用水,然后再说洗脸。”

“有时候缺水,大伙几天几夜都洗不上一次脸,更别说洗澡了,所以,在老K车上,不能太讲究。”大伙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

裴峻锋将大伙擦过脸的一点水洒在宿营车的一棵榕树盆景上,剩下的一点则存到了厕所的水桶里。

榕树盆景长势很好,大伙说,运砟车上缺水少电,又常常停在山脚下,什么美景也看不到,只有这盆榕树盆景,一直在寂寞中陪伴着他们。

中午11时,年龄最长且具备多种手艺的职工董国强带着大伙开始做饭。半个多小时后,一碗面条浇上西红柿茄子,成了大家口中最幸福、最可口的美味。

“面条有这么好吃?”看到大家吃的香喷喷的样子,笔者忍不住问道。

一名职工边吃边告诉笔者:有一次往石太线赛鱼站运砟,老K车一下子在赛鱼停了三四天,车上水电耗尽,大家饿了只能啃方便面。而且,这种情况常常遇到,所以,能吃上这么热乎的面条,对运砟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下午三时,距离卸砟作业结束已经过去五个小时了,老K车走走停停,仍然没有回到“临时驻地”。笔者准备告辞的时候,看到大家练字的练字,吹口琴的吹口琴,裴峻锋的办公桌前,放着一张《美酒加咖啡》的曲谱和一把萨克斯。他告诉笔者:“职工们长期回不了家,也没有别的业余生活,大伙想家的时候,就把这些当成乐趣。”

没有美酒,没有咖啡,老K车上的运砟人用不同的方式抒发着对岗位的热爱和对亲人的思念。